首页 > 兜底动态 > 正文

族谱是我们从哪里来的数据库 5

2024-06-19 19:46:09   
高润祥按:李遵刚先生是一位治学严谨的文化学者,更是我尊敬的同乡老兄。他新出版的《沂南历史文化·古史撷英》第四章沂畔望族,介绍了我高氏家族的迁徙与发展。资料详实,出处有据。2023年全国人口统计,高姓人口已经排到第15位。天下高氏同族同宗,不管居住在哪里,都是血亲一脉。在此以《族谱是我们从哪里来的数据库》为总标题,摘录部分章节,不仅供高氏宗亲阅读,也是通过该书查证的地方史志和族谱纪实,佐证那年那月那天那时那地那些人活动的艰难与伟大。

图片

 

侍郎风采

诗文书法,对古代文官来说自然是最基本的技能,但能有所造诣并流传于世的并不是很多,能够诗书画具有一定造诣的,更是凤毛麟角了。高名衡不仅名节立身,宦积卓然,而且诗文、书法、绘画俱有造诣,这就可十分宝贵的了。

高名衡的诗文名篇首推《更生吟》,因为这是他守汴期间九死一生之时心灵的自然流露。他在自序中说:

随当时所历景象,漫为八章,语虽俚而情颇真,以示同事诸属吏,不忘患难之意云尔。诗成并记之。

《四库全书》存其篇目,评价说:

是编虽止七言律诗八首,不成卷帙,而忠义之气,凛然简外。今圣朝大公至正,扶植纲常,凡胜国死节之臣,咸邀褒祀,名衡亦在其中,则此零章断简,实千古名教之所寄,谨特存其目,以昭表彰之义焉。

还说,高名衡的玄孙高淑曾辑录曾祖诗文并为之“跋”,“称其生平著述甚多,屡经兵燹,拾之灰烬之余者,类多残阙,惟此诗粗备首尾,因抄藏之”。1934年,高名衡后人又多方收集其遗作,整理成《高忠节公遗集》并刊印留世。

 

图片

 

  高名衡流传下来的书法墨迹非常稀少,除见于网上拍卖的一帧完整的扇面外,临沂博物馆还存有半帧有款有印的条幅。这幅珍贵的墨迹,原是韩去非收藏的。韩去非是河南辉县人,革命战争年代曾在临沂地区工作过,历任中共临沂特别支部书记、中共临郯县委书记、鲁南军区第三军分区副政治委员、鲁南区党委“国军”工作部部长等职。在临沂地区工作十多年的时间里,他多在沂河两岸活动,对高名衡及其事迹和家庭背景等有深入的了解。1962年冬天,韩去非偶尔见到了高名衡的这帧书法作品,因他对大庄高家及高名衡有着深入了解,所以慧眼识珠,当机立断收藏了这帧墨迹,并请好友关友声共赏。

关友声原名际颐,自幼喜习书画,早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国学系,三十年代初即与友人共同创办“国画学社”和“齐鲁画社”,1948年后长期在大学教授美术,书画俱佳,亦有很深的鉴赏功力。见到高名衡的这幅书迹,关先生欣喜异常,反复观察欣赏,并兴奋地写了一篇长跋。跋曰:

壬寅(1962)冬,去非同志偶尔收得高名衡字条一帧,字虽然残损,而书法之精华未伤。考名衡并非书家乃为名臣故,其书法造就颇高,细观斯帧用笔,流丽挺秀,一片书气卷然纸上。名衡重气节,清兵攻破沂州,大义凛然,不为所屈,夫妻联袂同殉难,故为人所重。比之张瑞图、王觉斯[①]之人品,超出多矣。高不以书法名,致所传甚稀。近复见其画,亦甚佳美。由此可见,其不仅擅长书法也。余喜爱其书法,留置案头数日,欣赏把玩。今日略述所见,质诸去非同志,以为何如?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卅日友声。

韩去非将高名衡的半幅书法条幅重新进行了装裱,将关友声的题跋附于其上。名臣书法,名家题跋,相得益彰,愈显珍贵。这幅珠联璧合的书法条幅,现珍藏在临沂市博物馆。

高名衡的绘画作品,清代文人笔记中有所记载、描述和评价。这些记载和描述不仅概括了其画作的风采和造诣,也透露出了他虚静恬淡的品操和夫妻恩爱的感情。

清人赵翼《簷曝杂记》卷六“高名衡”条记载:

王阮亭《居易录》记,明崇祯中高名衡工诗画,尝在京画白练衣,内有花二十五种,寄其夫人张氏,并题五七言绝句,以为风雅中人。[②]

高名衡在京为夫人张氏画白练衣一事,载于康熙年间著名文士张贞《渠丘耳梦录》中。这篇写于康熙三十六年(1697)六月六日的《画衣》记述说:

余家旧藏画衣一称[③],沂水高中丞笔也。盖写折枝墨卉于白练,上羃以青纱而成之者。领围尺博二寸有半寸,三其缝而饰以金,身长三尺有五寸三分。其长而杀[④]其二以为广袂,长三尺三分;其长而杀其一以为宽。两祛亦皆以金缘之。图于前襟者,曰梅、曰绣球、曰山茶、曰水仙、曰竹石。观其后背,上秋葵一;稍下紫薇一、榴花一,榴房尤怪伟;又下荷花一,而画水仙于两旁。肩上作芙蓉、木犀各一枝,柯叶交亚,颇极盘纡纷披之致。左袂为海棠、为芍药、为辛夷、为玫瑰、为秋菊、为灵芝、蕙草;又有桃、杏、牡丹、栀子、百合、萱花在右袂。两袖下各缀兰石。合之,得花卉二十五种,作三十二丛,俱便娟映带,穷态尽变,觉奕奕生气射人眉睫,所谓妙而真者也。衣之前后及左右袂皆题五七言绝句,凡八首,诗亦秀丽饶韵,读者艳之。

先生讳名衡,平仲其字,少负异质,与先叔父侍御公[⑤]同以才名,颉齐鲁间。每赴郡试,踏省门遇之,相好也。崇祯辛未共举进士,称同年生,相好加焉。侍御公一日过先生邸舍,此衣适成,将以遗其妻张夫人。侍御公一见欣赏,辄自持去。先生亦无难色。此可以窥前辈交情矣。尝考先生起家县令,征为御史,出按河南,即晋都御史,填抚其地。治民御寇,皆著声实。晚年纳节归田。壬午冬,沂水[⑥]城陷,夫妇伏节,同日并命,可谓与日月争光,与天地俱磨灭矣!而其平日风流自命,柔翰关情如此,毋亦靖节赋闲情故事邪。当画衣时,在先生释褐[⑦]之初,方翱翔京国,观政[⑧]部寺。使他人处此,必且朝集金张之馆,暮宿许史之庐[⑨],请谒奔竞为后日仕宦地。先生乃枯坐客窗,裁衣寄内,何其神怡务闲乃尔也。于戏!虚静恬澹,是即先生功名节义之所从出欤!此皆不可以无传,因笔之为记,而录其诗于左。

五言云:

金台风乍软,先为寄春衣。

着处逢花发,遥分上苑辉。

上苑花枝好,乌纱插已繁。

画取罗襦上,似与尔同看。

对月偏成忆,临风更有思。

乡心无可寄,聊写最娇枝。

花枝鲜且妍,置之在怀袖。

好记花枝新,怜取衣裳旧。

轻襦画折枝,悠然感我思。

画时肠已断,着时心自知。

雾縠[⑩]偏宜暑,冰绡迥出尘。

着时怜百朵,应忆画眉人。

七言云:

客邸长安一事无,昼长人静影形孤。

闲将一段鹅溪绢[11],写作名花百种图。

墨渖淋漓写暗香,不将开落问东皇。

凭教雾縠传深意,永矢糟糠不下堂。

后书:辛未夏日作于燕邸寄内子,平仲题。尝考唐穆宗以玄绡白书、素纱墨书为衣,以赐宫人,号诨衣。然此以正彼以狎,固不可同日语矣。此衣自辛未以来,藏吾家者已六十六年。庚辰春日,余在京师,过大司寇新城公邸舍,偶与言及,公甚艳其事,因以赠之,而记其始未,详其形制,用存吾家一段致语,且使子孙知前辈交情也。康熙三十六年六月六月,张贞起元记。记成,司寇题一绝句云:

几幅冰绡写折枝,淡匀麝墨与燕支[12]

笑他拊马张京兆[13],玉镜窗前只画眉。

张贞,字起元,号杞园,康熙十一年(1672)拔贡,官翰林院待诏。十八年(1679)荐举博学鸿词科,不赴。他不仅长书法,善篆刻,并能鉴别名人字画,好收藏文物古籍,而且性格耿直豁达,疏狂不羁,是一位才华横溢,淡泊名利,脱尽尘俗的世间高士。他所记所评定然不是附庸阿谀之言,应是极有见地的画评之论。

图片

子柔李刚作品 唐人马球图

 

张贞的叔父与高名衡“同以才名颉颃齐鲁间”,二人于崇祯四年(1631)一同进京参加进士考试。在这次考试的空隙里,张公去拜访高名衡。恰逢此衣画成,张公“一见欣赏,辄自持去”,因为二人交情很深,高名衡也没显出为难来。张公将这件画衣收藏了多年后,转到了张贞手中。

康熙三十六年,张贞拜见大司寇王新城时谈及这段佳话,王新城“甚艳其事”,于是张贞就将这件在张家收藏了六十六年的画衣赠送给了王新城。为了纪念这件画衣,张贞撰写了一片文章,详细记录了画衣的收藏过程及形制,文成之后,王新城为之题了一首绝句,一并作为纪念。

张贞不仅评价高名衡的白练衣画:“便娟映带,穷态尽变,觉奕奕生气,射人眉睫,所谓妙而真者也。”而且赞美题画诗:“秀丽饶韵,读者艳之。”对于高名衡的为官为人,更是予以高度评价:“治民御寇,皆著声实。”“纳节归田”后,“城陷,夫妇伏节,同日并命,可谓与日月争光,与天地俱磨灭矣”。张贞认为,高名衡画衣之时,正是由布衣平民转为锦衣命官的关键时刻,其他人都在忙于谒拜朝廷显贵,揣摩窥探官场规则,为日后腾达而劳身费神,而他却心静如水,枯坐客窗,为夫人精心画衣。这种虚静恬淡,正是他忠心于国临难死节的根本所在。

除了从这些记载中我们能得知高名衡的绘画才能外,关友声先生在题高名衡墨迹条幅的“跋”中还说,写这篇跋语前不久曾见过高名衡的绘画作品,感到“亦甚佳美”。

《中国古代书画图目》第一册记载,高名衡还有“绫墨笔”“花卉”“册”传世。《中国古代书画图目》是1983年中宣部批准,文化部组织全国顶级权威谢稚柳、启功、徐邦达、杨仁恺、刘九庵、傅熹年等人组成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,在全国范围进行最权威的公、私藏画鉴定编辑成的。山东美术出版社2012年出版的《济南市博物馆馆藏精品·绘画卷》,也收录了高名衡的一副《兰竹图轴》。

由此可见,高名衡不仅是一位有作为、有气节的高官名宦,也是一位有一定造诣的书画家。

诗碑寄情

高名衡胞妹高玉章,自幼聪颖好学,通文墨善诗赋,且温柔淑贤,是当时沂地少有的才女,兄妹感情笃深。

高玉章远嫁沂水县西北乡张庄村(今属沂水县泉庄镇)张瑞明为妻。张瑞明,字兆圣,初任北方边塞守备,后任京畿五城兵马司指挥。明朝末年,朝野不安。夫兄均常年居官在外,高玉章思念亲人,常作诗寄情。高玉章住在东里庄园,孤独地生活,忧虑成疾,明崇祯十四年1642年),正寝离世,年刚过五秩。

张家亦名门望族,世代官宦,庄田甚多,张庄西二十里东里店(今属沂源县)的庄园和林墓,即在张兆圣之父的名下,张兆圣与高玉章曾在东里店庄园居住过。因此,高玉章葬在了东里店文山前张家林。

守汴后,高名衡以病回乡,方知玉章妹已病逝,哀痛袭上心头,顾不得病疾在身,旋至东里店张家大林祭悼亡妹。在庄园巡看寝室,见书箧中《玉映草》诗集尚在。赌物思胞妹,回眸忆守汴,痛哭飞泪。高名衡和泪赋诗哀悼胞妹,并写小引,连同《玉映草》诗刻于石碑之上,立于胞妹墓前。诗碑正面刻《玉映草》诗,背面刻“玉映草小引”,落款:沂水县张兆圣妻高氏著 兄高名衡平仲涕泪书 崇祯壬午年秋九月立

《玉映草》虽多系儿女情思的伤逝之作,诗中常有“极度伤心秋不见,春风犹发去年桃”,“伤心怕听秋蛩语,啼断人肠未肯饶”,“青山到处随兄马,梦断魂萦雁失行”等伤感之言,但语言清绝,字词隽逸,耐人寻味,不失为闺秀佳作。

清代,凡来沂水县的墨客文士,多就道东里,亲睹诗碑,欣赏吟哦,以为快事。1939年春,记者刘窥天在《山东公报》发表高玉章《玉映草》碑抄诗。《山东公报》社编辑马温如评价其人其诗:“哀怨若李清照,诗格也有似处。” 后来,驻东里店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访高玉章娘家大庄、婆家张庄,随后又瞻仰诗碑、祭扫诗人墓。一时间,省府工作人员相继拜谒诗碑、吟诵诗文成风。受其影响,之后多少年,来沂政要文人,多绕道东里,以目睹诗碑、传抄吟咏诗文为快事。

时光流逝,沧桑变幻。1957年文物普查时,诗碑尚存,但字迹已漫漶难辨。据报送山东省考古研究所的《沂源县人民委员会关于文物普查工作总结报告》及附件记载,诗碑高220厘米,宽106厘米,厚36厘米,刻载五言绝句4首、五言律诗7首、七言律诗3首、题梅诗1首、送夫诗7首、七言绝句怀父诗6首、忆妹诗1首、寄妹诗8首。

令人遗憾的是,坟墓和诗碑惨遭人为毁坏后,坟墓虽修复如旧, 诗碑却因为诗文散佚难以恢复了。

值得庆幸的是,高名衡后人重印《高忠节公遗集》时,辑得《玉映草》21首,附录其中。虽非全貌,也可窥及神韵了。

胞妹以诗赋伴日月,胞兄亲辑胞妹诗文并题引勒石,不仅足见兄妹感情笃深,也足见高家耕读传家、诗赋修心的门风,源远流长。

附文

明史·高名衡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白话译文)  

高名衡,字仲平,沂州人。崇祯四年(1631)进士。初任如皋知县,因为有才干调到兴化,后来又被召进朝廷做御史。十二年他到河南按察,第二年期满后又留下来当了一年按察御史。

十四年(1641)正月,李自成打下洛阳,然后乘胜包围了开封。巡抚李仙风当时在黄河北面,名衡就召集众人守城。周王朱恭枵拿出自己的库存银子一百万两,召募死士杀贼,又蒸米磨麦升起炉灶供应军队伙食,一共进行了七天七夜,仙风才骑马返回开封。副将陈永福背城作战,斩杀贼兵两千人。游击高谦出兵夹击,也斩了七百人。贼兵解围离开了。仙风回来后,与名衡互相上书攻击。庄烈帝用使福王陷落贼手的罪名下诏将仙风逮捕,让襄阳兵备副使张克俭来接任。克俭此前已经死于战乱,朝廷就提拔名衡为右佥都御史接替仙风。让永福充总兵官、都督佥事,镇守河南。

当时贼兵接连打下南阳、邓州、汝宁等十多个州县,唐王、徽王遇害,名衡没能挽救。开封的周王府图书文物比其他王府都多,士大夫家庭殷实,蓄积丰富。自成攻打开封打不下来,但总想打下来才甘心。十二月底,贼兵又一次包围开封。永福用箭射自成,射中了他的左眼,城上又发炮打死了上天龙等。自成大为恼火,猛烈攻打开封城。开封原来是宋朝的汴都,金朝皇帝南迁时又曾再建,城墙厚度有几丈,里边坚实,外边疏松。贼兵用火药来引爆,炸开后就向外辐射,破砖破瓦纷飞作响,贼寇的骑兵给打得焦头烂额,自成十分惊惶。正好杨文岳的援兵又赶来,自成就撤围走了。西华、郾城、襄城、睢阳、陈州、太康、商丘、宁陵考城这时都被打下了。

十五年四月,贼兵又到了开封,围而不攻,打算坐困开封城。六月,庄烈帝下令把原尚书侯恂从狱中释放出来,让他统率保定、山东、河北、湖北等地的军务,并管辖平贼等镇的援剿官兵。又提拔知县苏京、王汉、王燮为御史,命令苏京监督延安、宁夏、甘肃、固原的部队,催促孙传庭出关作战;王汉监督平贼镇标湖北、四川军,同侯恂等立即出击;王燮监督阳城、怀庆等地的晋东部队,刻期渡河。总兵许定国带着山西部队住宿在沁水时,一天夜里逃跑了,宁武部队也在怀庆逃散了,朝廷下令逮捕了许定国。七月,黄河上的驻军逃散。督师丁启睿、保定总督杨文岳联合左良玉、虎大威、杨德政、方国安等部队,驻扎到朱仙镇。良玉逃回襄阳,各军都跟着逃,启睿、文岳逃往汝宁去了。朝廷又诏令山东总兵官刘泽清增援开封。城内粮食吃完了,名衡、永福和监司梁炳、苏壮、吴士讲,同知苏茂灼,通判彭士奇,推官黄澍等一起防守得更加坚强。泽清带兵过来增援,各部队都在黄河北面的朱家寨聚集,不敢进战。泽清就说:“朱家寨离开封只有八里。我带兵五千渡过南岸,靠着黄河扎营,引黄河水来围着兵营。然后我们依次扎下八个营寨,直通黄河大堤。筑起一条甬道把黄河北面的粮食运到城中当粮饷。那时贼兵已经疲惫,我们可以一次就把它给打跑了。”各军将领都说:“好。”于是泽清带了三千人先渡过黄河过来扎营。贼兵过来进攻,打了三天三夜,其他部队没有一个人跟着过来,甬道没筑起来,泽清就拔营回去了。城里一天到晚望孙传庭开出潼关来,迟迟看不到他过来。

贼兵三次想打下开封,兵马损伤了很多,心中积满了火气,发誓这次一定要打下。围困半年后,部队疲劳了,粮食吃完了,就想挖开黄河淹没开封城,只是因为城里边有很多子女、货宝,所以犹豫不决。听说陕西部队已经向东来了,害怕各镇官兵一起来夹击,又想改变主意。恰好这时有人向巡按御史严云京献计,请决开黄河灌贼兵。云京讲给名衡、黄澍,名衡、黄澍同意了。周王恭枵召募民工修建了一道羊马墙,跟高大的黄河岸一样厚实。贼兵的营寨连着黄河岸,黄河决口后贼兵马上就完了,城里却不必担心。官方正在朱家寨挖黄河口时,贼兵知道了,把营寨转移到了高地上,备了巨船大筏等着,同时驱使几万民工反挖马家口淹开封城。九月十五日半夜里,朱家寨、马家口都决水了,当时下过几十天大雨,黄河水猛涨了很多,所以黄河决口处的大水声闻百里。背着铁锹开挖河口的民工被漂没了十几万,贼兵也淹死了一万人。河水从城的北门进来,流向东南门出去,注入涡水。名衡、永福乘着小船到城头上躲,周王领着他宫廷内的眷属及宁乡等郡王都住在城楼里避水,因为大雨七天都没有吃到东西。王燮用船来迎接周王,周王从城头上乘船出去了,名衡等也都出来了。茂灼、士奇饿久了,不能起身,都淹死在水里。贼兵驾船进城,活着的百姓都给抢杀净尽,然后拔营西去。开封城刚被包围时有一百万户,后来因饥荒、病疫而死去的有十分之二三。开封佳丽甲中州,群盗心里早就艳羡了很久,到这时全都淹没于水中了。庄烈帝听说后,极为痛心。不过还是想到了大臣们拒敌守城的劳苦,传令给他们评定功劳。朝廷给名衡加官为兵部侍郎,名衡用生病推辞掉了。朝廷就提拔王汉为右佥都御史,让他接替名衡巡抚河南。

名衡还乡后不久,大清部队打下了沂州,名衡夫妇二人都殉难了。

附文

高名衡殉节处考

高名衡为大明王朝殉节之处,史志记载有二:一为沂州,一为沂水。乾隆《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》和《嘉庆重修大清一统志》记载殉节地点在沂州,而康熙十一年版和道光七年版《沂水县志》记载在沂水城,康熙四十八年张贞《渠丘耳梦录》也记载在沂水城。

根据见于史籍的最早记载,高名衡的殉节地点在沂州城。

崇祯十五年(1642),清兵虽然还没越过山海关,但在崇祯年间,皇太极领导下的军队就曾四次从北长城的缺口袭入明地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北京、河北、山东、山西数省间,掠夺人口和财物。崇祯十五年十月,满军第四次入关掳掠。皇太极的弟弟阿巴泰率军兵分两路越过长城,在蓟州(今天津市蓟县一带)会合,然后南下直抵山东兖州。这次越关,共攻破明朝三府、十八州、六十七县、八十一城,杀死明宗室兖州鲁王及五个郡王,俘获人口三十六万九千有余。次年(1643)四月,阿巴泰等始率军经通州徐徐班师。[14]《崇祯朝实录》记载:“十二月丁卯,清兵自長垣趋曹、濮;别将抵青州、入临淄县,知县文昌時闔室自焚死。戊辰,破阳信;辛未,破滨州。癸酉,入兖州,执鲁王……己丑,破滕县;甲午,破峄县;乙未,破郯县……乙亥,入沂州。又入丰县,杀知县刘光。”[15]阿巴泰率军掳掠的路线,《国榷》记载得尤为详细:崇祯十五年(十二月)丁卯,建虏[16]自长垣趋曹、濮,别部抵青州,陷临淄,知县阖家自焚死。”“戊辰,建虏陷阳信,杀知县张予卿。”“己巳,建虏攻济宁,拒却之。”“辛未,建虏陷滨州。”“癸酉,建虏陷兖州,执鲁王……是日巳刻,建虏分兵上泰安、青州、鱼台、武城、金乡、单县,俱陷。”“甲戌……建虏陷沭阳。”“乙亥,建虏连陷沂州、丰县,杀知县刘光。”“丁丑……建虏陷蒙阴、泗水、邹县。”“癸未,建虏围海州。”“己丑,建虏陷滕州,杀知县吴良能。”“癸巳,建虏陷赣榆。”“甲午……建虏陷峄县。”“乙未,建虏陷郯城。”“崇祯十六年正月……建虏攻开封。”[17]

由以上资料可以勾勒出阿巴泰军队掳掠的大体路线:崇祯十五年十二月,清军由长垣(今河南金乡)到曹县(今山东曹县),然后兵分两路,一路去泰安、青州、鱼台、武城、金乡、单县,另一路去沭阳。继而大军逐步攻陷沂州、丰县、蒙阴、泗水、邹县、海州、赣榆、峄县、郯城。次年正月,清兵兵向开封。

有明一朝,沂水县隶属青州府,沂州属县级州,隶属兖州府。清初因之。雍正八年(1730)沂水县改属莒州。雍正十二年(1734),沂州升格为府,沂水县改属沂州府。所以,此后史籍皆称高名衡为沂州人。《国榷》系明朝遗老撰写的记载明朝历史的编年体史书,成书于清顺治年间。《国榷》记载的建虏攻陷或掳掠的州县多达30多个,其中无有沂水县。由此可知,高名衡殉节地点是明末清初的兖州府沂州,而非青州府所辖的沂水县。

《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》之“封疆殉节诸臣十人”记载:“巡抚河南右佥都御史高名衡……崇祯十五年,大兵破沂州,被执不屈,夫妇并死节。”[18]《嘉庆重修大清一统志》也记载:“帝念守劳,加兵部侍郎。辞疾归,抵家甫两月,大兵至沂州,夫妇同殉节。本朝乾隆四十一年,赐谥忠节。”[19]

《国榷》成书于清顺治年间,当时沂水县尚属青州府所辖,沂州属兖州府所辖;《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》是乾隆帝钦定之书,对所旌表前朝诸臣殉节地点及殉节情节的考证和表述是严谨的;《嘉庆重修一统志》纂修时,因为已有地方志书和国家级志书表述的不同,应该是慎重的。因此可以认定:高名衡殉节的地点是明末兖州府所辖的沂州之沂州城,而非青州府所辖的沂水县之县城;殉节是在“建虏连陷沂州、丰县”之时,即崇祯十五年十二月初十日,也就是公元1643129日;殉节的情节是“被执不屈”而死。

[] 张瑞图,万历三十五年探花,官至建极殿大学士,加少师。以擅书名世,为明代四大书法家之一。崇祯三年,因魏忠贤生祠碑文多其手书,被定为阉党获罪罢归。王铎,字觉斯,天启二年进士,官至礼部尚、东阁大学士。清朝入关后被授予礼部尚书、官弘文院学士,加太子少保。因前仕明后仕清而被世人诟病。

[②] 《清代笔记小说大观·簷曝杂记》  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7年版。

[] 称,古代给衣服计数的单位。

[] 杀,剪缝。

[] 按:张绪伦,字彝叙,别号观海。明崇祯四年进士,官历监察御史、湖广道御史,简称侍御史。故张贞敬称叔父张绪伦为“侍御公”。 

[] 按:此误。应为沂州。详见本篇附文《高名衡殉国处考》。

[⑦] 释褐:褐,粗布或粗布衣服。意为脱下平民衣服,比喻始任官职。《文选》又“释褐而傅”。新进士及第授官亦沿称释褐

[⑧] 观政:明洪武年间,派进士至各部、院、司、寺考察政事,称为观政。高名衡《重修榆林集玉泉院记》即署户部观政。

[⑨] 典出南朝梁刘孝标《与宋玉山元思书》:“驱马金张之馆,飞盖许史之庐。”金张,汉时金日磾、张安世二人的并称,二氏子孙相继﹐七世荣显,后以之为显宦的代称。许史,汉宣帝时外戚许伯和史高的并称,后借指权门贵戚。

[] 雾縠,薄雾般的轻纱

[11] 鹅溪绢,产于四川盐亭县鹅溪的绢帛。自宋始,书画者尤重之。

[12] 燕支,即胭脂。此指绘画颜料。

[13] 张敞,汉宣帝时为京兆尹,治下井然有序,但无做官的威仪,有时下朝经过章台街时,让车夫赶马快跑,自己用折扇拍马。拊,意同抚。他还喜欢为妻子画眉。后此典故与韩寿偷香相如窃玉沈约瘦腰合成古代四大风流韵事。

[14]《八旗通志》卷一百三十二《宗室王公列传·阿巴泰》  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,1986年版。

[15] 《崇祯实录》卷十五  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,1962年版。 

[16] 清军是由建州女真发展而来,所以清代官方称之为“建虏”。

[17] 《国榷》卷九十八《思宗崇祯十五年》 中华书局,1958年版。  

[18] 《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·通谥忠节诸臣》  台湾成文出版社,民国八十一年版。

[19] 《嘉庆重修一统志》卷一七七《沂州府》   商务印书馆1934年四部丛刊续编版本 上海书店,1984年影印。 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族谱是我们从哪里来的数据库 4
下一篇:最后一页